越南話題論壇


回復 發表新主題
 
主題工具 顯示模式
  第 1 樓  
舊 2018-05-04, 10:22 AM
p2b2435離線中 No2237 p2b2435 帥哥
會員
 
帖子: 5888
精華: 0
註冊日期: 2007-02-17
年齡: 48
發送 QQ 消息給 p2b2435
在越南開廠,我們跟各路人馬鬥了一年!

來源:人間theLivings 作者:陳路奇

http://sina.com.hk/news/article/201...B4-8792186.html



2013年,老闆問我去不去越南。
  原來,公司在國內辦廠已經十年,近來由於成本上漲,股東們想去越南設分廠。老闆想讓我跟著過去待半年,負責IT基礎架構,找一個能負責的“接班人”,穩定後,每月在越南工作兩週,等三四年之後分廠運轉上了軌道,我就不用過去了。
  公司生產手機充電器,是來料加工企業,我這堣w工作十年,工作簡單,業務穩定,極少出差,更沒什麼培訓,出國機會極少。越南地方陌生,語言不通,又要離家半年,還是從頭做起,我覺得壓力有點大。
  但在考慮之後,我還是決定去,就當一段特別的人生經曆吧:看看異國風情,吃吃喝喝,拍拍照,與當地人一起工作,體驗他們的生活。
  1
  轉眼間,到越南已有月餘,逐漸習慣新的節奏,各項事情循序漸進。
  然而,在當地找一個搭建IT基礎架構“接班人”的任務還是毫無頭緒,人事部的招聘廣告已打出去很久,合適的人卻一直沒有找到。
  一天,人事部告訴我有份簡曆可以看看。
  簡曆上顯示:阮山,電腦教師,大學計算機專業,無搭建IT基礎架構經驗,無工廠工作經驗。但是,招聘廣告打了這麼久以來,他是唯一專業勉強算對口的,好歹也見見吧。
  打通阮山電話,他英語說得還可以,問過一些基本情況,約了下週一下午2點面試。
  週一吃午飯,我準備了一份試卷和一些問題,鄭重其事,靜待阮山來臨。2點到了,不見人影,一刻鍾後人還沒來,可能堵車或有其他原因吧,繼續等等吧。2點半了,人呢?打他電話,第一次沒接,再打,很久才接通。我問他為什麼還沒到,他說:“噢,對不起,我忘記今天有個面試了。”
  忘記了?這種狀況,我聽著有點懵。
  我接下來的問題簡直有些自取其辱了:“那現在可以馬上趕過來嗎?”
  “對不起,我和朋友在外面,不能過來。”
  “那什麼時候有空再約?”如此低聲下氣,我開始懷疑自己的人格。
  “我再給你電話吧!”阮山先生說完淡定地掛掉了我的電話。
  這究竟是我面試他還是他面試我?這個拽得有些過分了吧?
  我對阮山已不抱希望,通知人事部再找。
  出乎意料,到了週三,阮山主動打了我的電話,說他週四有空,想過來面試。我想,見見也好吧,於是約了上午9點。
  次日上午,我如約等到9點鍾,阮山先生還是沒來。如果說上次這傢伙是放了我鴿子,我感覺這次要被放“飛機”了。於是只好搖頭苦笑,也懶得打電話問他了。
  快到10點,突然有人敲辦公室的門,一看,跟簡曆上的照片很像,是阮山。
  我問他為什麼遲到那麼久,他說:“女朋友的摩托車壞了,我要先載她去上班再來面試。”
  “你不會讓她打個車去上班,你準時來面試嗎?”
  阮山居然很錯愕地看著我說:“我當然是要先載她去上班再來面試啦,為什麼要她打車?”彷彿像在質問:你沒談過戀愛嗎?
  看來這事兒,我們是談不攏了。
  最終,我還是決定給阮山offer,他的專業和技能還算符合要求,雖然可能不好管,但我想,一個對女朋友好的男人做事情總不會太差。
  聽了阮山的故事,人事部的同事大笑著說:“越南人大多數是這樣的,阮山算好的了,你約了2次就能見到他,其他部門有約5次還見不到人的。”
  同事還向我介紹,這堨H前是法國殖民地,受法國文化熏陶,大多數越南人都比較懶散和隨意,把自己想做的事情看作是最重要的事情,所以不會太理會公司的紀律,我要有心理準備。
  雖然聽完同事一席談,我覺得好像有了心理準備,但我沒想到,越南人的那種“不靠譜”是深入骨髓的,我必須甩掉那個正常的中國人頭腦,用他們的“法式”頭腦思考和理解問題:自己的事情最重要的,賺錢或者跟客戶打好關係,那是次要的。
  有一次中午下班後我想買包煙,便去了公司附近的小賣部,那時約是12點10分。沒想到小賣部老闆白了我一眼說:“我要睡覺了,你下午2點半再來吧。”
  “老闆,你賣包煙給我不就1分鍾的事情嗎,賣了再去睡覺也可以吧?”
  “你下午2點半之後再來吧,現在我必須睡午覺了。”
  還有一次,我早上剛上班,一條準備開工的生產線30幾個工人,卻有一半的人沒來上班。我查了一下請假記錄,沒有人提前請假,早上也沒人打電話請假。人事部主動打電話去問,才知道,那10多個人都去喝喜酒了,“喝完喜酒就回來上班”。
  據說,他們連被開除都不怕的。
  2
  分廠的廠房是租的,在我們之前,這堿O一個製衣廠。製衣廠的供配電系統遠不能滿足一個電子加工企業的要求,所以我們要求業主升級供電系統。
  業主是一個靠收租生活的富二代,他完全不想捲入到這些複雜的事情中,說:“我只收取你們地皮和廠房的租金,其他的你們自己搞定。”
  於是老闆派人到當地供電局,拿回一大堆申請表格,再讓工程部的同事和翻譯填寫,蓋上章,足足花了一整天。然後老闆帶上翻譯,親自前往供電局辦理手續。
  看到材料清單和費用報告,老闆苦笑了一下:費用比國內高出許多,但也沒辦法,沒電,什麼事都做不了。
  付好費用之後,供電局局長接見了老闆,一番寒暄後,局長對老闆說,“會全力支持外資企業的發展”,然後給了老闆一份文件,說帶著這份文件去供電局屬下的供電工程公司,那邊就會安排施工。
  老闆和翻譯馬上趕到供電工程公司,把文件交給那裡的經理――一見那個年輕的經理,老闆怔了一下:長得和剛才那個局長真像!
  老闆對經理說,工廠要在4周之後開始批量生產訂單,在這之前還要安裝、調試設備,然後試產,試產合格才能批量生產,而這些工序實施的前提,就是供電系統正常。時間很緊急,請求馬上安排,希望新的供電系統可以在下週五之前完成。
  經理聽了,當即拍著胸膛說:“明天就準備材料,後天雖然是星期六,我們也可以安排施工,早上8點會準時到,保證不影響你們的進度。”
  老闆聽後吃了顆定心丸。他回來後讓翻譯打聽,供電工程公司的年輕經理,果然是供電局局長的兒子。
  星期六早上,我們已早早把變壓器房附近的雜物清理好,以方便供電工程車輛的進出。
  8點,我們翹首期盼的供電工程車輛沒有出現,經理的電話沒打通。
  9點,依舊如故。
  10點,老闆坐不住了,親自去了供電工程公司,結果大門緊閉,找不到任何人。
  11點,老闆給供電局局長打電話,不通,又趕到供電局,只找到幾個值班收電費的人,但都是一問三不知。
  12點,廠房工程部的一位越南本地同事告訴已經急瘋了的老闆:在政府和國企工作的越南人,基本上都有兩個手機號碼,工作手機只在上班時開啟,週末只能打生活手機,但號碼只有親友熟人才知道,建議老闆找找他們的生活手機。
  於是下午2點,老闆帶著翻譯再次前往供電局,找一個看起來好說話的收費員,一番軟磨硬泡,總算拿到局長的生活手機。
  生活手機果然一打就通,局長承諾,會讓經理主動聯繫老闆。老闆再三請求,又拿到了局長公子的生活手機號碼。
  等老闆再回到公司,已是下午4點,經理並沒有主動打來電話。老闆只好硬著頭皮打了過去,果然又是一打就通――可對方的反應竟然是:有何貴幹?
  估計局長根本沒跟兒子說我們的事。
  老闆又說了一遍今天要升級供電系統的事情,經理那邊說:“忘記有這回事了!”他還補了一句對不起,然後承諾,“明天早上9點一定到”,便掛了電話。
  星期天早上9點,果不其然,又是一點動靜都沒有。老闆又硬著頭皮打經理的電話,很久才接通,經理說,“等一下過來”。
  等,再等,等到11點,一輛保時捷卡宴開進了廠區,停在變壓器房旁,後面卻沒有跟著工程車。
  經理下了車,我們趕緊迎了上去,老闆跟他握了個手。這時,卡宴的後門打開,走下來的不是穿著工作服的工程人員,而是3個穿著清涼的美女,有說有笑,彷彿我們是透明的。經理對女孩們擺了擺手,她們才靜了下來。
  經理讓我們打開變壓器房的門,隨便看了看,說:“放心,下週給你們搞定。”
  週一,沒有任何動靜,老闆打了不下5次電話給經理,每次都說沒問題便掛掉。
  週二,打了超過10次電話給經理,對方只說,放心,不會耽誤。
  週三,老闆對本週完成供電系統升級已不抱希望,召我們開會討論應急解決方案。
  沒成想,這天晚上7點我們正準備離開公司時,廠房門外一陣汽車喇叭聲響了起來,還是那輛保時捷卡宴,後排還是有3個美女,不同的是,這次後面跟著兩台工程車。經理下車後,對工程人員指點一番,又駕車離去了。
  經過兩天兩夜通宵達旦的施工,工程居然在週五晚上順利完成……
  3
  越南分廠生產的產品是半成品,要運回中國工廠組裝成成品,需要辦理報關手續。中國的報關人員對越南法律法規不熟悉,關鍵是沒有越南海關頒發的報關資格證,而越南懂報關的人十分緊缺,公司招聘廣告打了一個多月,也沒找到合適人選。
  老闆正在為此事苦惱之際,一名越南政府機關給我們辦過營業執照的人士出現了,此人說他的妻子小月有報關資格證,而且有多家外資企業的報關經驗。
  小月第二天就來公司面試了,高高瘦瘦,典型的越南膚色,很機靈的一個年輕女子,英文也不錯,說起報關來頭頭是道,對各種電子報關係統的操作駕輕就熟。老闆讓她盡快來上班。
  小月沒有令老闆失望,幾批貨都順利通關。但同事們對小月卻頗有微詞,說她恃著丈夫在政府機關工作,經常遲到早退,甚至欺負同事。
  不久,分廠要出有一批很重要的貨,量大,客戶又限定了交貨日期,所以報關環節尤其重要,稍有差池,被海關多扣幾天,公司將面對不菲的賠償。
  就在這個關鍵的時刻,小月來到老闆辦公室,要求漲50%的工資。老闆拒絕後,她又提出要晚來1小時上班的特權,但工資照發。老闆當然也沒同意,小月怏怏不樂地離開了。
  第二天,小月竟然沒來上班,人也聯繫不上。老闆急壞了,命令人事部馬上找到小月。人事部的同事費勁九牛二虎之力找到她後,小月再次提出了加薪和晚上班的要求,人事部答覆不可能。
  隔天,小月帶著一臉不情願回到公司。她將電腦打開,準備開始工作,但又說,電腦有點問題,需要同事處理下。電腦部的同事很快處理好電腦,小月開始辦理報關手續,打印出相關文檔,讓老闆過目並蓋章,然後說要去海關交資料,就離開了。
  之後的兩天,小月都沒回公司,工廠這邊以為報關手續已辦好,她不回來暫時也沒事。
  可沒想到小月沒來的第三天,海關官員忽然來電:我們的貨物已經在貨場躺了好幾天,報關手續怎麼還沒有辦理?
  大家明明看到小月提交了申報,文檔都打印出來了,但為何海關卻說沒申報?老闆大驚失色,趕緊讓人找到小月問怎麼回事。
  “我已經在系統上提交申報了,很多同事都看著我提交的,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。”
  “現在事實上是沒有提交申報,你趕快回來補辦手續!”
  “你要我回來補辦也可以,但要答應我之前提的兩個條件。”
  “不可能!”
  “那我也不可能回去補辦申報!”
  “補辦申報”是什麼意思?老闆有些懵,這個疑惑,最終還是那個幫小月修電腦的電腦部同事解開了――一開始,那位同事說,他什麼都沒做,只是處理了“電腦慢”的問題,繼續檢查小月的電腦,我們意外地發現,在新增和刪除程序列表裡,多了一個遠程控製軟件,安裝日期和時間剛好是小月回來那天。
  電腦部同事見掩蓋不下去了,只好招供了:那個遠程控製軟件是小月讓他裝的,小月恐嚇他,讓他不要說出去,說她丈夫是政府機關的人,有的是辦法對付他。
  那天小月在公司里確實申報了,她回到家之後,又遠程控製公司的電腦撤單了。
  老闆本來想起訴小月,但由於種種原因,只能把小月開除,給那位電腦部同事一個警告處分。最後,我們不得不高價聘請一個報關顧問公司,緊急處理,所幸,交貨沒有延遲。
  4
  工廠已在越南正常運轉了幾個月,投資回報率遠不如預期,比中國工廠低很多。
  在中國的工廠,可以日夜班交替運轉,除去吃飯時間,工廠一天最多可以運行22個小時。但在越南,工人不願意加班,也不願意上夜班,工廠只能運行8個小時。每天差14個小時的工作時長,讓投資回報率的差別顯而易見,於是股東們開始施壓。
  可在越南,處理加班和上夜班的事情必須非常小心,因為即使完全按勞動法加班、上夜班、支付加班工資和夜班津貼,工人們也不一定願意。越南人大多數人重視自己的生活多於工作,且敢於表達自己的態度和意見。
  當時,附近的製衣廠和摩托車廠,已經因為加班和上夜班引發了“工潮事件”。所以老闆決定先放放風聲,說工廠即將要加班和上夜班,試探工人們的反應。
  工廠的管理層是中國人,工人是越南人,如何將風聲放出去,並將真實的反饋信息收回來,是首要的問題。因此,必須找到一個即讓工廠信任、又讓工人們信任的人。
  這個人就是阿丹。
  阿丹是個中年越南女子,曾在台資工廠工作多年,會說流利的漢語,以前的工作,她收入還算不錯,建了房子,還讓小孩上了大學,因此對中國人比較感恩。同時,因為阿丹將在以前學到的技能和管理經驗分享了她的同胞們,她也很受越南工人敬重。
  老闆找阿丹談話,說明利害――若不加班,效率上不去,股東們可能會關掉工廠,工人全部失業。阿丹承諾將親自去遊說同事們同意加班和上夜班,還安排了她下屬的“拉長”們一起行動。
  接下來的幾天,我們觀察到,工人們無論工作時還是吃飯時,都在交頭接耳,竊竊私語。
  兩週之後,阿丹帶來了調查結果:全廠400多名工人,基本上都瞭解過了――99%的工人都不願意上夜班,多給錢、有夜班津貼也不行,一旦要上夜班,就集體罷工;至於加班,有25%的人願意,25%的人不願意,剩下的人不置可否。
  “加班應該是可以談的。” 阿丹總結說。
  “摸底”之後,公司出了一份通告:工人自願加班,提前1小時上班,推遲1小時下班,每天多出2小時,加班工資按勞動法規定計算。
  通告一出,卻引起了軒然大波,原來那一半不置可否的工人,站到了反對陣營。工會通知管理層:下週一開始罷工,直到管理層作出改善。
  於是老闆約工會的人來談判,堅持要加班2小時,工會則堅持要管理層作出改善,雙方爭辯得面紅耳赤。僵持不下之際,阿丹出面做了和事佬,讓老闆和工會各退一步:每天加班1個半小時――早上加班半小時,7點半上班,下午加班1小時。
  雙方竟然都接受了。
  談判結束,老闆在辦公室里滿面春風,一點也沒有談判失敗的沮喪。
  “我瞭解越南人的性格,無論加班2個小時、1個半小時甚至1個小時,越南人都是會發起罷工行動的。
  我的底線是加班1個半小時,所以在通告里說要求加班2小時,就有了談判空間。瞭解了越南人,其實越南人也挺好商量的,妥協一點點就好了。”老闆坐在沙發上得意地說。
  “你是不是跟阿丹商量好,一個唱白臉一個唱紅臉?”
  “你說呢?”老闆狡黠地笑了。
  5
  山哥是在中國工廠工作了許多年的設備工程部高級主管,老闆這次帶他來越南,讓他負責安裝、調試生產線和生產設備。山哥的“附加任務”跟我類似,就是在越南培養幾個設備維護工程師“接班”。
  越南人小龍是山哥的下屬,在越南當地招聘的設備工程部主管。當時工廠安裝一條新的生產線,還差一個錫爐。小龍從越南當地供應商處找來了錫爐的報價,給山哥看。山哥說太貴,讓小龍再找找看。小龍說不用再找了,都差不多這個價錢的。
  山哥不信,便從中國供應商那裡要來報價,加上報關及運輸等費用,價格也只有越南當地供應商的2/3。山哥說要用這個供應商,小龍不同意,說在越南開工廠,能在越南買的東西,就要在越南買,“為什麼要從中國買?”山哥說,從公司的利益出發,哪裡價錢低就從哪裡買。
  兩人互不相讓,吵到老闆那裡,老闆當然同意山哥的方案。小龍不服氣,賭氣地說:“那好吧,錫爐的事情,以後我不發表任何意見了,你們安排我做什麼,我就做什麼!”
  買錫爐雖省了錢,但也沒能省心。錫爐是很重的設備,安裝過程需要不少人,中國供應商不可能帶著一大幫人和一大批輔材到越南來,有些輔材同樣還要在越南當地供應商購買。雖然價錢不貴,但小龍不願意幫忙,山哥唯有帶上翻譯,自己親自去找。
  幾經周折,還是事情辦妥,錫爐如期裝好,投入正常運行。
  然而,我們都沒料到,此事並沒有結束。
  一天,人事部突然通知山哥到會議室開會。山哥到了會議室,看到等待他的是人事部老大和負責採購的經理。人事部老大將一張報價表攤在桌面上,問山哥:“有什麼解釋?”
  山哥看到是錫爐輔材的報價表,大吃一驚,強裝淡定說:“沒什麼特別啊,我找了兩家當地供應商協助安裝錫爐,讓他們都報了價,然後選的價錢比較低的那家。”
  人事部老大說:“你不用兜圈子了,有人舉報你偽造報價,我們已經找了協助安裝錫爐的那個供應商,那個老闆已經跟我們說了。”
  山哥見瞞不住了,只好和盤托出:根據採購要求,協助安裝錫爐最少要找兩家供應商去比價,選擇價低者。在越南,他人生地不熟,語言又不通,只找到了一家供應商可以協助安裝錫爐,但找不到第二家,工期又趕,只好讓這家供應商把清單打印出來,找他們同行蓋個章,冒充第二家供應商的報價。
  人事部老大聽了,只是冷冷地說:“你先回去吧,我要請示一下老闆看怎麼處理。”
  工程總價才幾千塊錢,作為資深工程師的山哥沒理由貪這點小錢,他趕工期,也是好心,但偽造文檔始終是“死罪”,人事部的意見是解僱山哥,老闆說:“給我個面子,讓他自動離職吧。”
  離開越南那天,我們為他送行,山哥哭了,他說自己為公司做牛做馬這麼多年,又離鄉別井來越南沒日沒夜地工作了幾個月,貢獻了那麼多,想不到會落得如此一個結局。
  那個背後的舉報人是誰,協助安裝錫爐的老闆又為什麼會出賣他,山哥都不會知道了,他帶著疑惑與痛苦,離開了越南。


回復時引用此帖
  第 2 樓  
舊 2018-05-09, 01:33 PM
dien離線中 No4004 dien
會員
 
帖子: 1634
精華: 2
註冊日期: 2008-03-03
回復: 在越南開廠,我們跟各路人馬鬥了一年!

2013和現在不同了,別以2013比,5年的事越南變富了,越來越難請工人

 
dien 的簽名
[url]]http://tv.itver.cc/

回復時引用此帖
回復 發表新主題


主題工具
顯示模式

發帖規則
不可以發表新主題
不可以回復主題
不可以上傳附件
不可以編輯您的帖子

vB 代碼開啟
[IMG]代碼開啟
HTML代碼關閉



所有時間均為北京時間。 現在的時間是 04:33 PM.